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32

“阿爸,有你的信札。”
“送过来吧。”晴明出神的思考着事情,被茨木异于往常的声调拉回了注意力。茨木…自从那天湿漉漉的从外面回来,就一直不太对劲。对吃的提不起兴趣来,做事也不太专心,总是一个人愣愣的发呆。虽然也嘱咐过大天狗和莹草多家留意,但是对情况却没有什么改善…下一刻他就被信札上一抹夺目的红色吸引了注意力。晴明的知觉向来敏锐,心中霎时便充满了不太好的感觉。“这是——”
“安倍晴明台启:谨定于平安990年神无月秋土用,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与鬼女红叶举行封后大典暨结婚典礼,敬备喜延,恭候光临。”
晴明猛然回过头想叫住茨木,却发现不知道茨木何时已经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入秋之后雨总是下个不停。仿佛是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放晴过。雨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世界。天色暗沉,灰白色的云片像是从中剥落下来的尘粉。青葱的草色渐渐转入苍黄,除去椭圆叶片下隐着的几点金桂,花朵早就不新鲜了,鹭兰也好,吊钟花也好,五叶木通也好,颓势鲜明的植株在萧萧的雨声中瑟缩不宁,像是无限追忆着夏日的繁荣,又为在寒凉中日渐荒芜的命运哀婉垂泪。
有人来了。
白衣,缃发,蓝眼,像神明一般高贵而温柔。
他擦拭着自己头顶的衣料带着晕湿后淡淡的香薰气息,他握着自己的手微凉而有力,他为自己撑开的伞面阻隔了淋漓的雨丝,他环住自己身体的黑色羽翼像是把整个世界都隔绝在外。“茨木,雨大了,我们回屋吧。”
但是——
不是他。
茨木推开了大天狗的手,踉踉跄跄的向前走去。
“茨木!”大天狗一把拉住茨木空荡荡的袖管。
“天狗,汝别跟着吾了。”茨木勉强笑了一下,脸上满是水迹,看着像泪,可眼角虽红着,却是如同他的声音一般干涩。“汝说要吾考虑的事,吾现在知道什么是喜欢,吾也想清楚了。——但是天狗,抱歉,吾…吾不能骗你。”
“汝的喜欢,吾不能予以回馈,也就不能这样心安理得的接受…对不起。”
尽管从看到大江山青鹭火携来的红色喜帖开始,他的心就仿佛麻木的没有知觉了,但是看到大天狗向来波澜不惊的脸上那抹生硬的错愕,又像是猛地压上了一块让他快要不能够呼吸的巨石——他只觉得他要学会的爱是那么那么沉重的一种情感,不能够轻易给予,亦不能够轻易推却,不能回应一份真挚的爱意的愧疚,并不比爱而不得的痛苦要来得轻松。
“为什么,茨木…”天空之主看上去依然冷静,只有他自己知道,藏在狩衣宽大袖子下的双手早已紧握成拳,以抑制住身体仿佛在遭受重击之后不自然的颤栗。“你就…那么在乎酒吞童子吗?我就真的比不过他吗?”
“我也可以陪你打架,陪你喝酒,陪你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我会对你好的,茨木,我可以等…”
“不是的,天狗。”茨木摇摇头,“汝不需要去做这些。汝一直都陪着吾,帮过吾那么多…吾也是喜欢汝的,只不过,不是汝的喜欢,更不是能够回报汝的那种喜欢。”
“汝对吾很重要…除了喜欢的这份心情,吾的一切都可以给你,或者说,都是你的。”
茨木虽是妖怪,但从来不曾冷血。他对光与热是那么的敏感,生命中被给予过哪怕一点点的温暖,都会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去回报。更何况是大天狗,与他朝夕相处,把酒言欢的大天狗,给他带各种新奇甜点美味的大天狗,救他于危难之中的大天狗,带他去看夏日祭的烟火的大天狗…他是不细心,是因为这个神明般的妖怪早就渗透到了他世界的天涯海角,成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
但唯独他的爱却给不了他——他的心早已千疮百孔,疲倦而麻木——他无法再用那样的心力和勇气,再用下个百年去酝酿一份同样深厚的爱情予以深爱他的大天狗。可若是做不到这一步,勉强的接受,敷衍的回应,欲拒还应的虚伪,都比哪怕两不相见的拒绝要更加残忍和无耻。以感动为名寻求安心和温暖,永远不是践踏别人情感的理由。
他没有资格那么自私。他知道那种高悬着一点期待,每当快要放弃的时候又因为看得到期待而重新往前,却落入更深的绝望的心情——酒吞是这样对他的,他傻傻的追了几百年,最终因为一纸婚书画上了荒唐的句号。至少,他不想让这样的痛苦,落在大天狗身上。
“如果先遇见你的是我而不是酒吞…你会喜欢我吗?”
“吾不知道。”茨木诚实的回答,“但是天狗…发生过的事就是发生了。比如挚…吾王爱上鬼女红叶,又比如…吾的喜欢全都牵挂在了吾王身上。”
“那你收回来。”
“收不回来了。天狗,不可能的。你或许会觉得吾很残忍…但吾受不住的东西,汝就不要给了。汝不是那等心安理得之人,这对汝不公平。”
“茨木,你真的很残忍。而且很笨。”大天狗从背后抱住茨木,“是我愿意喜欢你…和你没有关系。如果你觉得别扭,那我以后不说就是了…但是,我只有一个要求。“
其实怎么会没关系呢。
但或许着就是喜欢的滋味吧,什么都那么在乎,却也什么都能够原谅。
而其,怎么可能放手呢。早就放不开了。
“茨木,让我留在你身边。这样就足够了。”

评论(3)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