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07

这篇文微all茨,源赖光私设重
最近忙于期中顾不及回复,还是想要小红心和评论,希望大家多多支持~(乖巧骗赞)

Charpt3 大岛
“茨木大人!”萤草料到茨木会从偏殿的小路回来,便是早早的候着。
茨木总不愿意让其它妖怪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
然而这次的伤势较以往更为严重,血总也止不住,就流了一路,一滴一滴的落在石阶上发出细弱的声响。走到萤草的视线中仿佛耗尽了茨木全身的力气,他迎着小草妖焦灼的目光踉跄了几步,便重重的摔在地上。
萤草三步并作两步,飞快的冲上前扶住他。“茨木大人!”
“萤草”茨木在晕眩和虚弱中勉强撑住神智,艰难的开口道,“萤草,拜托你,尽快替吾治疗一下…人类的兵马…就在大江山不远的地方…”
“茨木大人,你告诉我实话,”萤草施放着一个又一个治疗咒语,莹润的绿色包裹着茨木的身体,她强迫自己专注下来,可握着蒲公英的手却止不住的颤抖,她知道,平日的茨木,根本不会主动开口请她治疗。“是不是酒…鬼王大人不愿意回来领兵作战,还出手伤了你?”
“萤草…算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瘴气的伤口好不了,吾那边还存了一些神酒,挚…吾王以前给的,吾没舍得喝,汝且去取来浇在吾的伤口上便能好了…”
“还有,代我传令星熊,召集大江山上下所有有战力的妖怪在天照殿待命,这一役恐怕会十分艰辛,不是吾一拳能解决的…”
“茨木大人你都伤成这样了难道还想着冲锋陷阵吗! ”萤草努力维持着治疗,可却再也抑制不住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你怎么能…你为什么要做到这个份上…”
“小草…”
“别说你没事别担心你那一类的鬼话!别吹嘘那个弃你和大江山于不顾的鬼王大人!我们都看得到!小草也有很努力的跟桃花姐姐学治疗术!也有学打架!因为…因为想要帮上茨木大人!真的,哪怕一点点都好…”啜泣已经变成了无法抑制的哭喊,像是要把所有的忧虑和恐惧统统倾泻出来,可是手下却还不能停止治疗的动作,茨木大人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可是小草做不到!小草劝不了茨木大人!也治不好茨木大人的伤!只能看着茨木大人一次又一次带着更严重的伤回来!小草什么都做不好…”
明明是很强大的妖怪,却像是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我是真的!害怕看到茨木大人受伤!很害怕很害怕!”
就怕温和的笑容下掩不住的疲惫和残破,就怕这副伤痕累累的躯体终有一日会在不为人知的角落烟消云散…
害怕…会失去茨木大人…
“小草,”茨木苍白的脸在治愈之光的映照中显得格外柔和,事实上他也确实是笑着的,鬼爪温和的握着萤草的小拳头,试图搬开她攥紧的手指,牵引着湿漉漉的小手贴在自己刚刚愈合的残臂上,“小草很厉害呀,你看,这不就治好了吗?“
“谢谢小草,为我担心。“茨木笨拙的安慰道,看着眼泪汪汪的小草妖,心里充满了柔软的情绪。
虽然渴望力量,但他慢慢知道,世界上有很多东西,是比力量更好的…很多年前还是只小妖怪的时候,打架输了,酒吞总是一边嘴上嫌弃着,一边用神酒替他治伤。
那时酒吞是看着他的,酒吞的眼里有他。
“吾知道,挚友的事情,是我自作多情了…我知道他如今是不要吾了,但是大江山是吾同挚友一起打下的,我们一起在这里了很久很久,就算在捡到你之前也还有好久…如果大江山没有了,吾就连一个可以回忆的地方都没有了。“
“所以啊,就是无论如何,也要替挚…吾王守护好大江山。“
既是说给萤草,也是说给自己,茨木慢慢站起来,也一并拉着萤草,在她的头上揉了一把,“更何况,还要好好保护你们。“
“再相信吾一次。这次吾绝不会受伤了。“

春末夏初,天气初见回暖,大江山上下都笼罩在葱茏的绿意中,依稀可见山花鲜亮活泼的色彩,听闻春鸟婉转的啼鸣,雨水渐歇,依稀可闻二月兰和泥土混杂的芳香,倒也别有一番心旷神怡,或许是妖力的影响,到处弥散着黛青的雾气,太阳照下来的时候,可见山顶探出一角耀眼的飞甍。
男子一身武士装扮,腰间挂着太刀,头发规整的结成一束,剑眉星目,面庞生得十分英气,此时正透过闲笑着的同僚们,隔着一川清澈的河水眺望不远处的山峦,眼神竟然一时间有些痴缠。
“渡边,想什么呢,魂不守舍的。”坂田金时卷起地图敲了一下渡边纲的脑袋,他天生神力,这轻轻的一下敲得渡边纲龇牙咧嘴,面部一下子扭曲了。
“金时你轻点,要是渡边晕过去了,明天可就看不到他的心上人…啊不心上妖了。” 卜部季武揶揄道,娃娃脸上满是恶质的调笑。
“胡说八道!”渡边愤然道,“我哪有…”
“纲,季武所言,可是那曾被你斩断一臂的罗生门之鬼?”坐在正中央的源光赖来了兴趣,开口带着天成的气度和威严,其余五人都逐一噤声。这位年轻的镇守府大将军只穿着一身纯黑的大纹,短发上配着结着金色流苏的发绳,姿容端丽清俊,虽不抢眼,但气度不凡,高雅却又谦和,乍看是教养良好的翩翩公子,又多了几分杀伐中凝练成的冷冽和锐气。
渡边思索了一会,便坦荡的承认了:“正是。自四年前他化作养母真柴骗走手臂,便是再也没见过了,不知为何,心中竟是思慕得紧…”
“他?”(日语中“他”和“她”发音不同)源光赖诧异道,“传说中的罗生门艳鬼,竟然是个男子?”
“还是个强劲的妖怪。” 碓井贞光说,“上次贺茂保宪和须佐便是折在了大江山,估计都是死于他之手。须佐就罢了,贺茂保宪可是平安京三大阴阳师之一,竟然也…”
“怎么,贞光大人,你这是怕了吗?”阴阳师道满不屑道,“我倒听说啊,若不是爱宕山大天狗突然出现,没准春日祭的时候便会有罗生门之鬼的妖骨作供品了,想来这妖怪也不是制服不了的…”
“道满大人是想说自己比保宪大人强吧?那明日可要看道满大人好好表现了。” 季武素日不喜道满,厌恶他目中无人,自视甚高的嘴脸,加之与保宪有几分交情,嘴上便愈发不客气起来,“可惜晴明大人执意不肯参加讨伐大江山,要不然倒是万无一失了。”
道满的脸色霎时间极为难看。
渡边纲倒是主动开口打破了尴尬的气氛:“负责打探的阴阳师来报,大天狗已动身向东前往荒川流域,绝无增援之可能。若是此举能够退治酒吞童子,属下倒是想请求将军留罗生门之鬼一命…”
“怎么渡边,以你的地位,府上什么样的姬妾娈童不缺,倒是如此挂念一个妖怪,不惜为他请命?”
渡边纲眯起眼睛怀念到,想起那日对他说“この腕を切られた恨み、决して忘れぬぞ”的白发大妖怪,笑容张扬肆意,眼眸里就像有鎏金的火焰燃烧,倒是比桥上顾盼生姿的绝色女子更叫人惊艳不已。
“大人见了他便知。这样的妖怪,一眼便足以回味一生。”
“哦,我倒是非常期待呢。”源光赖勾起嘴角,眼里闪着不明意味的光。

天照殿内外聚集了千余妖众,有的长角,有的尖耳,各样稀奇古怪的长相,却无一例外挂着惊惧害怕的神色,不安的交头接耳,有些胆小的女妖怪掩面啜泣着,小妖怪受到气氛的感染,十分惊慌,四处乱窜,姑获鸟将他们揽在羽翼下,低声安慰着。
沉重的吱扭声响起,众妖纷纷回头,伸长脖子张望被劲风冲开的殿门,滔天的妖力压得许多小妖怪几乎直不起腰来,茨木一身光华灿烂的甲胄,月白糸胸赤縅连缀着渐变象牙色草摺,用红绳交错系紧挽在腰后,铠直垂和杏叶皆以黄金制成,雕刻着精致富丽的纹饰,菱状金缕结着红流苏嵌在空荡荡的玄色振袖上,彤色与赤金相见的袴裙一侧是白底金边的鳞状射向草摺,一侧是轻逸多褶的文褂宛如驾临的浮云。
姑获鸟知道,这甲胄是很久以前酒吞替茨木打的,酒吞还请她编了栴檀板的红绦。茨木总是不舍得穿,平日里那身重甲破破烂烂,连单衣都缝补了无数次,而这身新甲也只是隔着数日细细欣赏擦拭一番,再包上几层干净的棉布压在柜底。
茨木拿到铠甲的时候是极开心的,连着傻笑了几天,吹吞的频率达到了空前的高度。
穿着的时候,也是好看的。
脚上的铃铛脆响,森然的鬼爪中间凝聚着黑焰,余波的温度都足以让临近的妖怪瑟瑟发抖。随意束着的白发飘扬在脑后,妖角妖甲殷红如血,无论是衣装还是气势,都衬得罗生门艳鬼原本就堪称绝世的容颜更加摄人心魄,叫人在移不开目光的同时,更多了敬仰和臣服之意。
茨木径直走向大点最高处,看着空荡荡的王座,心头一悸,随即便压下涌动的心绪,威严的注视着黑压压的鬼众。
“吾三日前收到京中阴阳师安倍晴明密信,由于贵族池田纳言小姐失踪,天皇将其归咎于大江山鬼王所为,借机派遣五千精锐征讨大江山。此次征讨远非之前的退治可比拟,坦言之,或许将是大江山的一次浩劫。”
殿内一片沉寂,突然响起某只女妖带着哭腔的声音:“鬼王大人呢?他为什么不来救我们?”
像是湖面投入石子激荡起层层涟漪,妖鬼们窃窃私语,不时传出惊惧的质问。
“听说茨木大人日前是去寻鬼王了,怎么,是鬼王大人不乐意回来吗?“
“鬼王大人不要大江山了?”
“鬼王大人不愿意来救我们吗?”
“妈妈,鬼王大人是谁啊?”
“闭嘴,别问了。”
茨木没有刻意释放妖气压制场面,清朗威严的声线清晰的传入每只妖物耳中,带着安抚和信服的力量:“吾日前已在京中见过鬼王,他目前脱不开身,便将战略详尽交付于吾。所以此役也如同往常,由吾代替吾王镇守大江山。”
妖众很快就稳住了。是啊,比起要么醉酒,要么无影无踪的鬼王大人,茨木大人的能力和忠诚是有目共睹的。
他一定能力挽狂澜。
“所有未化形和觉醒的小妖留在殿内,由凤凰火保护,姑获鸟对阵曾识破过你真身的卜部季武,前阵需要你的战力。”
“得令。”凤凰火和姑获鸟齐声回答。
“镰鼬和山兔组队,增速完成后由雪女掩护后撤。”
平日里闹腾的山兔和镰鼬们正襟危坐,雪女依旧面无表情,微微颔首示意。
“星熊,般若,络新妇带领天邪鬼中军,直接与敌人作战。”
“白狼带领管狐在高处隐匿,配合中军行动。”
“花鸟卷负责统领治愈类妖物,萤草承担保护任务。”…
接令声依次响起。星熊注视着茨木,为能与酒吞比肩,茨木曾为了变强花费百年光阴学习妖术和人间的各类知识,虽然看起来呆呆傻傻的,脑子就像是只有一根筋,但有些时候却敏锐的过分,不仅擅长处理文书和大江山各类事物,也有绝对的实力和智慧统领妖众征战沙场,凭一己之力支撑着大江山。而此刻的茨木更是与以往不同,像是先前含蕊的蓓蕾一下子绽开的花朵,馥郁和妍丽扑面而来,所有的含蓄内秀在此刻绽放到极致,明明荡涤着足以毁天灭地的气魄,却充满了异样的魅力,一举一动都足以撼动人心,就连他看向茨木的眼神,也不知不觉染上了狂热。
“世间众妖,有些为生灵的结体,有些为鬼气怨气所化,成因万千,却皆有立足一方的权利。吾等追随鬼王酒吞立足大江山已有百年,安分守己,未曾铸下大恶,却终为人类所不容。”
“如今人类兵临城下,犯我河山,妄图取吾等性命,是对吾等的侮辱和挑衅,危及吾等的安乐与宁静,亦为吾等所不容。”
“吾茨木童子,堵上罗生门之鬼的性命与荣誉,誓与人类死战到底,护我大江山周全!”
“教人类看看,何为魑魅魍魉,凶妖恶鬼!“茨木轻轻的舔舐着獠牙,鬼爪中黑焰暴涨,妖力带起劲风震得天照殿处处落下碎石,“尽情嗜血吧!杀戮,是我们的盛宴!”“
“保卫大江山!“
“杀尽人类!“
“誓死追随茨木大人!”
欢呼声惊天动地,妖魔鬼怪青面獠牙,凶相毕露,在沉寂的夜色中掀起惊涛骇浪。
被他们簇拥的大妖怪璀璨如夜阑中的星辰,光芒灼灼,叫人移不开眼睛。

评论(9)

热度(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