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30

我回来了,大家久等

入夜的风声凉凉的吹拂在脸上,带着植物浓郁的腥香,又一阵热浪浮动,掩饰以沸腾的喧嚣和人气。夏末永远是年复一年中最热烈的时节,一切都在最后的疯狂中奔向盛大的死亡。平安京灯火灿然,人声鼎沸,色着华丽壮观的巨型山鉾组成游行的队列,顶端高竿上悬着的旌旗飘摇招展。鉾车的绒毯和雕塑装饰着神鸟异兽或者志怪传奇的人形,长刀鉾,函谷鉾,鶏鉾月鉾,船鉾,绫伞鉾,四条伞鉾,菊水鉾,放下鉾,一辆接一辆川流不息,伴随着在喧闹的街市和熙攘的人海中游弋。八坂神社前穿着浴衣的男女老少带着虔诚的神情。又不免被气氛渲染在嘴角露出预约的弧度,更有些小孩子耐不住性子,巴巴的拉着长辈的袖子,眼睛黏在远处捞金鱼,套圈和投小球的摊子上。
心事重重如茨木一般,也着实是感到了些久违的轻松和无忧无虑。突然一只微凉的手搭在他的眉心,像是要拂去那里沉着的雾霭。茨木抬眼对上大天狗在夜幕中凛冽而掩藏着一丝温柔的蓝眸,清晰的看到里面倒影的自己。
“别想了。”大天狗淡淡的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今天开心的玩就好了。”
“狗子,谢谢。”茨木不觉向大天狗靠近了些,暗自愧疚自己送大天狗的浴衣在相较之下难免显得拙劣,却想要在衣料的摩擦中汲取一丝丝的安心。
大天狗不动声色的握住茨木已经化成人形的右手:“我们也去求签吧。”
茨木笑道:“什么时候妖怪还要去祈求神明的庇佑了?狗子你居然信这种东西?”
“那…去祈愿总算可以吧?”大天狗看着神社门口挂满福袋的古树,握着茨木的手又紧了几分。
“天狗没想到汝居然执著于这种奇怪的玩意儿。”茨木拿起朱笔无奈的摇摇头,但事实上,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往纸片上写什么。已经被掏空过的心,哪里还会有愿望和期待呢。
待他回过神来时,只见一排潦草的“しゅてんどうじ”,明明是浅淡的颜色,但却异常刺眼。
大天狗倒是郑重的装好了自己的福袋,也没有给茨木销毁的机会,并排挂在了枝杈上。
两人离开之后,阴影中走出一位表情阴郁的年轻男子。他抓住茨木的福袋,像是踌躇了很久还是没有摘下来。只是取下旁侧的那个,在掌心中燃起妖焰烧成了灰烬。
酒吞看着两个化成人形依然俊美无双的妖怪并肩而行,看着茨木伸头将大天狗手中的苹果糖要掉一大口,看着大天狗替茨木擦掉嘴角晶莹的糖屑,茨木对大天狗抱怨棉花糖难吃总有头发的味道,眼睛亮亮的就像能蹦出小星星来;大天狗悄悄操纵着风力套中符合他审美的玩偶,却不出所料的被茨木狠狠的嫌弃了…眷侣般的两妖最终停驻在人气最旺的鱼摊前,茨木拿着纸网,水清清凉凉的,洋溢着摇曳的烛火,红色的小鱼穿梭在卵石间像是飞快的梭子。茨木化形的手显然不太灵便,又秉着一惯粗糙的神经毛手毛脚的动作,什么也老不上来,倒是水溅湿了衣服。大天狗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握着他骨节分明的手腕,耐心的把着他的手与他一块捞。茨木拎着装着三两条小金鱼的水袋冲大天狗笑,纯粹的如同孩子一般。落在酒吞眼里,让他前所未有的动容,可是他记起了那样的笑容已经消失太久,也不是给自己的。酒吞看不起嫉妒这样丑陋的情绪,可是他再也不能自欺欺人了。长长的指甲扎进血肉里,仿佛这样才能阻止内心中想要杀戮和毁灭的欲望。
大天狗牵着茨木离开了人群,穿过年久失修的鸟居,踏着石阶一步步向山顶走去。茨木也没有问他什么,任由他牵着,难得安静的跟在他身后。
悬崖上方是漫天璀璨的星空,下方是灯火通明,笙歌夜舞的平安京。“茨木。”大天狗突然变戏法般的点燃手中的烟火棍,小小的火花在他的手中嘶鸣着,炸开绚丽的星星点点,像是闪烁着一颗从夜幕中摘下的,燃烧的星辰。
“狗子,”茨木呆呆的望着那团火花,温暖揪着心脏的一角,那么酸涩,却又那么真实,到让他一时语无伦次起来,“真好看。”
“你等着,还有更好看的。”大天狗轻轻的揽住茨木,在他耳边低语道。
烟火大会开始了,夜幕和星月瞬间淹没在斑斓绚丽的流光中。五节玉,菊,牡丹,蜂舞,飞游星,叶落,锦冠争相辉映,有芳华盛放,彩蝶翩跹,有火树银花,霓虹弥漫,撑开了一整个夏日如梦如幻的繁华。炫目的金银光晕,拉扯开来婀娜的渐变色丝弦,零落的星星点点微光,亦或是消散后不着痕迹的青烟此消彼长,照亮河川上漂来的一盏盏烛火摇曳的纸灯。
“茨木,你觉得那个最好?”
“…汝手里的那个。”
大天狗笑了,又点了一个烟火棍塞进茨木手里,茨木小心的捧着那团小小的花火,较之漫天的璀璨自然是微不足道,但却能真切的感受到它的温度和热量,此时此刻,能够牢牢地握在掌心中。
“茨木…你想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
“”欸?别说。“或许是气氛过于暧昧,茨木难得纤细的神经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脸颊和耳尖开始泛起不正常的热度,”“说出来就不灵了。”
“茨木,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大天狗的语气突然变得决绝起来,“我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
一时缄默。只有烟花绽放的噼啪声和彼此鼓点般的心跳。
“狗子,吾不知道。”茨木错开大天狗过分认真的眼神,“吾不知道…什么是爱。”
“在乎你的在乎,无谓你的无谓。我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我们所有的一切。”大天狗一字一句的给出自己的答案,“你这么笨,就慢慢想吧…反正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我不急,我等你。”“但至少现在,茨木,别拒绝我。”大天狗扣着茨木后脑柔软蓬松的白发,清浅的停驻在渴慕已久的唇瓣上,印下一个缠绵又霸道的吻。

评论(1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