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38

“鬼王大人。”黑红色和服的女子略略欠身,红瞳里闪过幽深的光泽,“恭迎大驾。”

“不必多礼。”酒吞摘下猩红的花朵,触须般的花瓣像是伴着呼吸一开一合,光屑星星点点的萦绕在指间,寒冷粘腻的触感让明明无色无味的植株,凭空多了几分荼蘼腐败的气息。他的手中升起火焰,花朵颤抖着发出细弱的尖叫声,最后在掌心中化归一抔余烬。“看样子,他和你在一起了。”

“呵呵,鬼王大人想问什么就问吧。”彼岸花轻声笑道,“反正你也死了不是么?寂灭乃人生之至乐,还有什么不可说的呢?”

“当然啦,若你要问起他的话,他自然是和其它人类不一样的。”花海随着彼岸花的声音摇曳着,像是应和她的低吟浅笑,热切的回应着她,“他那么勇敢,那么坚韧,毫不畏惧。他对我起誓,我们便能一起看尽黄泉尽头无边无际的花海。”

“还有什么,比这更配称之为永远呢?“

“…“酒吞沉思片刻,又出声道,“我…死了?”

“鬼王大人,难道你自己还不清楚吗?” 彼岸花的眼神似是有玩味之意,“尹吹的神子,大江山的鬼王,你又何曾相信过天命?或者说,你认为有什么神明可以审判你吗…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这样选择呢?”

酒吞沉默了。在寂静的彼岸,只能听闻三途河涨落的声音,昏黄的河水如同泥浆般艰涩的涌动,再归于平静,远远的漂来河灯,笼在同样是红色的灯罩里,随着水流起伏摇曳,火光一闪闪的,照着沉默的,趟水过河的亡魂。

“没有为什么…”

“我见过他。”彼岸花突兀的打断酒吞的话,“那个白发红角,金色眼睛的妖怪,他来过这里…鬼王大人眼光不错,他真的很好看。”

酒吞下意识想要出声反驳,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只好握紧拳头,缓缓垂下手臂。

“茨木童子,你是真的要…”

“阿…安倍晴明,你不必多言了。”尽管被莹草尽力治疗过,但膝伤的伤是不能好全了。茨木像是不知道疼一般,挣扎着想要甩开大天狗的搀扶,“不管什么代价,吾都没有异议。”

“帮吾复活酒吞童子。你要吾做什么吾都答应。“

或许是他狼狈的模样过于惨烈,或许是沙哑的声音也掩不住的悲切过于露骨,且不说神乐红了眼眶,连源博雅都不忍的扭开头,他先是望了望大天狗,又看着晴明,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在哪里。

“晴明…你帮他这个忙。“大天狗突然开口道,“我也可以答应你的任何条件。”

“…”晴明惯常用折扇敲打着手心,闭上眼睛思索了一阵,眉目间隐隐有些痛苦的神色,他又睁开眼睛,直视着鬼子疲惫而决绝的目光,“这件事我不认为人类的立场是正确的……也罢也罢。”

“我要你和酒吞童子做我的式神,并立誓不向人类复仇。”晴明正色道,“这对于你们来说是不公平,但作为阴阳师,我没有别的选择。”

“…好。”毕竟眼下,没有比复活酒吞更为重要的事了。

“我还是要提醒你,代价过于惨重了…”晴明不忍道,“你的本源,妖力和精魄…你真的不要再考虑一下吗?”

“用我的…”大天狗话音未落,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剧痛,目力所及之处便是一只鲜血淋漓的鬼手。他难以置信的回过头,对上茨木冰冷的眼睛。

“多谢,大天狗。”茨木轻声道,“吾就不客气了。”

“茨木童子!”源博雅红了眼,抽出诛邪箭对准茨木,“你怎么能!”

“对不起。”茨木看着鬼手在白色羽织上晕开大片的红痕,第一次因为血色而感到不适和晕眩,“吾…吾避开了他的心脏,他是很强的妖怪…不会有事的。”最后的声音呜噜呜噜湮没在喉管中,他觉得自己担不起更多的重量了,不觉多了些许开脱的意味。“博雅,你带狗子去隔壁找莹草,带他回爱宕山”

但是,狗子,还是很疼吧。

对不起。

吾一直都知道的…吾知道汝的好。只是再向前看的时候,已经没有光了,吾或许是,或者一定是,没有办法走出来了。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说对这个选择有那么一点点后悔的话,那大概就是…就是汝吧,狗子。吾和酒吞已经两不相欠,吾欠着汝,而且,还不了。

汝是天皇,是高贵而强大的妖怪,与汝相知相识,是吾这等恶鬼一生的盛事和幸事。

还有啊…吾忘记说了,汝送的烟火,吾是真的很喜欢。

“茨木童子。”晴明看着合上的门,缓缓道,“你还真是个狠毒的恶鬼啊。”

“恨一个人,如果是大天狗的话,很快就能不以为意了。吾不能玷污了他的生活。”茨木说,“若是他问,便说是他的妖力还不足够,吾用自己的妖力复活了酒吞童子就魂飞魄散了,也算是罪有因得…总之是,让他不要念想了。”

“你…”晴明很想点破,其实他看得出来,大天狗对茨木的情谊,也远比茨木能够感受到的那一部分更为深重得多。但是…茨木或许已经不能承受更多的思虑和遗憾了。“我是说,你对自己真狠。”

“大天狗就罢了,你能告诉我,源赖光是怎么把头颅还给你的?阎魔又是怎样同意你换回酒吞童子的魂魄的?”晴明直视这茨木,“你我也算是有几分交情,你又是我的式神…看在朋友的份上,你能告诉我吗?”

“……”茨木想说谎,可是他不会,话到嘴边又什么都没有了,况且也没什么力气了。“晴明,这些不是汝该问的。开始吧,不要再多嘴了。”

评论(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