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37

“阎魔大人!又有人来炸阎罗殿了!”阎魔

“又一个麻烦呢。”阎魔摇摇头,端庄得脸上略显疲态。

“请阎魔大人允许在下阻截。”

“不必了,判官。”阎魔从云端款款走下,“天涯地角有穷时,只有相思无尽处。”

“哪怕是我们这些人,又有谁逃得过呢?”

“大天狗。真是稀客。”阎魔向一边的小鬼招收示意,“需要妾身备壶好茶慢慢叙旧吗?”

“恕我今天不能奉陪。”大天狗面色凛冽,只有卷着风刃,微微颤抖的手昭示着内心极度的焦躁,“茨木在你这里?对吧?我要见他。”

“他…”阎魔为难道,“你们之间的事情不是妾身能够干涉的,你们这样的妖怪…看在多年至交的情谊,妾身劝你一句,放手吧,不要去见他了。对你没有好处。”

“阎魔,看在多年至交的情谊,我也不愿意对你动手。”大天狗冷冷的说,“茨木在哪里?我没有时间了。”

“你去过大江山了?”

“…是的。”

“你应该比我清楚,他们两个…茨木童子为了复活酒吞能够付出一切代价。阎魔之目能够看到命理,却不能改变命理。我拦不住他。”

“他到底在哪里…他怎么样了…”

“大天狗,对不起。”

茨木童子,自愿除去罗生门之名,重入人道,用作为鬼子的命格替酒吞童子逆天改命,代领天罚,以凡人之躯跪满阎罗殿至阴界之门九千九百九十九级冥梯,永生永世受尽折辱,不得好死。

对于永远这个词,茨木是知道的,它残忍的断绝了所有可能。他不再是那个强大的鬼子茨木童子,就算酒吞复生,他也再没有漫长的生命与他相守,他的灵魂受过伤,或许就只有这一生一世而在不入轮回…茨木童子之名会消逝于天地之间,从此他与酒吞之间只有生离死别,再无顷刻的陪伴与追随。

可若能让汝好好的活在世上…吾的一切本来就是汝给予的,还给汝又何妨?

阎罗殿前笔直陡峭的阶梯像是望不到尽头。茨木锁了妖力,褪去鬼相,一身单衣,想用独臂支撑住身体,又还顾着抱着酒吞的头颅,只能任由身体摔倒在石阶上发出沉闷的响声。磨穿的膝骨已经不觉得痛了,只是仿佛榨干了每骨头也再也挤不出哪怕一丝力气来。压在他身上的,装着酒吞尸骨的黑箧是如此沉重,他粗重的喘息着,努力挺直脊梁,想着要抬起血淋淋的膝头搁在石阶边缘,又一下子摔在石阶上,再也抬不起身子。

以吾罗生门之鬼,茨木童子之名,保吾王酒吞童子,武运昌隆,千秋万代,长醉无忧。

只是,吾之挚友…茨木,再也不能陪着你了。

大天狗顺着冥阶往上飞去,不知从哪一级开始,就零星的见了血色,开始是星星点点的,顺势而上,尔后便越积越多,尚未完全干涸,还在缓慢的往低处滴落,或是在坑洼的地方湾成暗色的血窝,放眼望去,便是一条蜿蜒在长阶上的河。

“叮铃…叮铃…”

听闻铃铛细弱的震颤,他终于在接近阴界之门的地方寻见了茨木,单衣下摆已是湿漉漉的一片,褪去妖纹的腿部沾满锈色的血痂,不如说是拖在身后的,完全失去知觉的烂肉。他还不想停下,维持着跪趴的姿势,一点点向前爬去。

“茨木…”

茨木听不见大天狗的声音。除了那扇高耸入云的门扉,他心里在无其它念想,只是下意识的抗拒着大天狗搀扶着他的手,大天狗被他细微的挣扎惊到,他直视着那张惨白而茫然的脸,终于是被酸痛激得移开了视线,又不敢太过于用力,相互僵持着,不知道该怎样开口,或者应该做点什么。

茨木渐渐认出了大天狗的脸,他轻轻推着他的手,扯出一个笑,“狗子,你来的正好…吾走不动了,等吾找到了吾友的魂魄,汝就带吾去见安倍晴明,拜托了…”

“茨木,我不许。”大天狗厉声道,“酒吞童子已经死了!他怎么样与你无关!你为什么就不能…”

你为什么就不能…回头看看…注视我哪怕就一下呢…

你不会爱我,我已经觉得没关系了…我只是想要保护你。

想要你好好的活着。

“酒吞童子…”茨木轻声道,“大天狗,让开。与你无关。”

“我不让。”大天狗扣住茨木的肩头,“我不会让你这样的。”

“大天狗,吾没有选择。”茨木说,“汝分明知道的,若是酒吞童子不在了,茨木童子就不能活。”

是啊…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酒吞童子,你认为茨木敬仰你的力量而追随于你,你认为他对你没有名为喜欢的情绪。殊不知他是把所有的感情都给予了你,敬仰,憧憬,臣服,孺慕之情,手足之情,你想要的爱,这个世间所有能命名的,不能命名的,一切一切美好的情感,他通通都给予了你。他对你的感情是那么的广袤而深厚,以至于仅仅想要从中辨别出一份喜欢,未免有些太过单薄。

他对你的情谊埋在心里,刻在百年来每一分每一秒的陪伴里,又怎是一句表白,一句承诺能够担载的分量。

我不比你聪明。我们都以为他不曾爱你。那不是爱情,是因为那不只是爱情。

到底…是输了。

大天狗颓然松开手,看着茨木摔倒在阴界之门前。他还是死死护着怀中的头颅,门扉轻启,云端泻出一道流光缓缓注入颅骨,茨木用力的感知着那微不可觉的温度,终于是如释重负的合上了眼睛。

大天狗叹了一口气,小心的将茨木环抱在怀中。飞羽落云,急速穿行在冥阶当空的层层怨云之间。

罢了。愚蠢的人…不止你一个。

如你所愿,我的茨木。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