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36

“月白!”

鬼使黑闪身挡在弟弟面前,死亡宣判的连斩与地狱鬼手相互碰撞,大镰的碎片在鬼使的身体上留下不见血但深可见骨的伤口,鬼使黑握着刀柄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茨木也带着不轻的伤,却只顾小心翼翼的环着怀中的头颅,也不敢太用力。冰冷僵硬的皮肉骨殖紧贴着他的胸膛,贴着他飞快的心跳。那颗头颅静静地在他怀里,生死相隔的感觉从未如此鲜明。鬼子只觉得悲哀疑惑,再也看不到其它,想不到其它,胡乱地踉跄着向前走去。

这是我的王。我的酒吞。

为什么。

会变成这样呢。

“茨木童子你…恭候阎魔大人。”鬼使白看到遮天蔽日的怨云便松了口气,恭恭敬敬的弯下腰。

“白,这里交给我,你去照看黑吧。”

“…遵命,阎魔大人。”鬼使白微微欠身,退到一边,鬼使黑立刻来了精神,立刻抓住鬼使白的衣摆作半死不活状:“啊啊啊弟弟我好疼我可能快不行了要弟弟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起来…”

“鬼使是不会死的。”鬼使白有些厌恶的拨开鬼使黑的手,也没了想要搀他一把的念头,径直走开了,“还有,我不是你弟弟,我不认识你。”

“以后别那样叫我了。”

“弟弟…”鬼使黑讪讪地收回手,用刀柄做支撑缓缓站起来,也不知是说给谁听,兀自呢喃道““这次是…真的很疼啊。”

我不是说过吗,为了你我什么都可以做,变成什么样子都无所谓。哥哥本来就应该为弟弟…拼上一切。

现在已经很好了不是么。

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真的只有一点点。想要听你叫我一声哥哥。

紫棠色华服,挽着发髻的女人端坐在云上,声音肃穆而威严,只是那双能看清世间一切的阎魔之目中,深藏了不易觉察的悲悯。“茨木童子,你不去收拾大江山的烂摊子,来我这阎罗殿作甚?”

“我…”

做什么?我也不知道…这破败的身体和心,已经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了…

一定不是这样的…我还能走,还能做点什么…一定会有办法的…还有办法…

“酒吞童子…”茨木的声音像是沙漠里濒死的鱼,早被粗粝干灼的黄沙折磨得千疮百孔,疏疏的漏着风声,却还悬着游丝般的气息,巴巴望着想象中哪怕一捧无垠之水,“把酒吞童子…还给我…”

“把他——还给我!”伴随着最后嘶声歇底的咆哮,龟裂的嘴唇上滚出的血珠混着夺眶而出的泪,将绝望的脸衬得愈发狼狈不堪。

“放肆!”判官怒喝道,笔墨夺魂尚未出手,倒是见了阎魔的鬼面挡住迸发的金焰。“判官,你退下。”阎魔见判官差点手上,脸上也有了愠怒之色,“茨木童子,着就是你求人的态度?”

茨木重重的跪倒在地上,抱紧怀中的头颅,“…只有汝能找回酒吞童子,不是吗。”

“吾…在安倍晴明那里看到过阴阳转生术…吾要带挚友的魂魄走…他会回来的…”

“茨木童子,妾身与酒吞童子也是多年至交,事已至此,不是妾身不愿意帮你们。”阎魔纵然是见惯生死轮回,世间百态,但目睹昔日威风凛凛的大妖竟落得如此境地,终于还是于心不忍,“酒吞童子本是神子,也是鬼王,魂魄纵不至于消散,但同样也不属于妾身管辖。若就此不归于世间…他便也可算作是成神了。”

“成神…神是什么?”

“这个说不好。可能是苍穹,日月,风雨,可能是你所能见到的一切。”阎魔叹了一口气,“他脱离了‘酒吞童子‘这个名号和身份,无形无影,无欲无求,归于万物然后再创造万物,这便是神。”

“不…不行…怎么会这样…”茨木大惊恐道,脸色惨白,“他不能成神…他就是吾的挚友,是酒吞童子。”

“他还喜欢喝酒,喜欢月亮,他还要陪我去看夏日祭…”

他还说过他爱我。

高高在上的神明,是不会如血肉之躯的凡人般爱憎悲喜,更不会如恶鬼般快意嚣张,恣肆妄为。茨木模糊的想着,他会离开,会把一切都放下,他只是虚无和空洞,再也不是如焰的红发,深邃的紫眸,带着凛冽馥郁的酒香。他不再是酒吞,他去到再也追不上,寻不到的地方,连同追逐他的心,连同他说过的爱和许下的誓言,一起抛弃在这个他再也不会回来的世界。

酒吞童子,你凭什么。

你不会想要成神的。就算你想,我也不会让你成神的。

如果你不是酒吞童子,你就不是我的鬼王,不是我茨木童子要追随,要为之献出一切的,我此生此世的爱着的酒吞童子。

“说吧。什么条件。” “他不会成神的。吾要他回来。只此而已。”

“你…真的这么想?”阎魔又深深的望了茨木一眼。

茨木分明是笑了,笑得轻蔑仿佛阎魔得疑问不值一提,也笑得义无反顾的决绝。

遍寻世间也好,逆天改命也好,要做什么,付出什么代价都无所谓。

酒吞童子,吾要你回来。

评论(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