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34

恢弘的铁宫殿亦是一片血色的废墟。茨木跌跌撞撞的往前走,入眼的先是巨大的熊尸,盔甲,武士刀,断肢…他拾起一只带着黑色笼手的断臂,僵直的手指还握着他熟悉的铃铛。

他只见了那没有头颅和四肢的残躯,他颤抖着,抚摸颈部露着白骨的断口。

他的父亲,他的兄弟,他的挚友,他的王,他的神明,、、他的一切。

他只觉得疼。在身体最深处轰然炸裂,撕开四肢百骸的疼——钻进他的脑海,他的脊髓,他的眼睛,撺掇在每一寸起伏的呼吸里,他想要呼唤那个呼唤了千百次的名字,想把他叫醒,可只是从唇间尝到了血的味道,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而当他终于能够开口的时候,听到的是一声他自己都觉得撕心裂肺的尖叫。

——他的天塌了。

茨木不知道自己还能想什么。他统统都不在乎了,他只想着酒吞,想着他们在纷繁世界的相遇,想着他们在樱花树下对酒当歌,抵死伤害和缠绵,他记着酒吞怀抱的温度,似有光芒闪烁的紫色瞳孔,贴着他的耳朵和心尖,一字一句对他说过的喜欢。

“我喜欢你。能够陪着我,填满我的寂寞的人,只有你,也只能是你,茨木童子。“

酒吞童子,这就是你说的喜欢吗!

茨木的眼角留下一行血泪,磅礴的妖力掀开尸山,一时间飞沙走石。满头白发像是浸透了鲜血,又像是燃烧的火焰,愈来愈艳丽炽热,最终变成了有如那人般的,炙烈恣肆的红。枯萎的木角重新生长出来,带着金属般凛冽的光泽。鬼爪上缠着的焰火定格在夺目的金色,明明亮得刺眼,可是却不再有温度了。

你走了,说了谎,就这样走了,什么都不要,连同我还未了结的执念一并抛下了。自领天罚,自甘堕入地狱么?呵,多好听。你若是有这般慈悲,为何只肯施舍我这一份无疾而终的情感?为何要去一个我再也追不上你的地方?独独把我留在这没有你的世间?

你曾许过我陪伴与追随。你曾走下王座站在我身边。

你曾许过我生生世世。

你说过你爱我。

你以为就这样舍下我,便能无牵无挂的去往你的极乐?

酒吞童子,你真是个无情无义的鬼王。

因果岂耐真,支配轮回三世,自必凄然,叹物之将止。业报纵必将至,身语意留余势,积众成疾,患神之近终。

贪恶,何处裁夺?生死,何处裁夺?

过往未来,孰将更易?神尊恶灵,孰将更易?

自无始,至今时,必行抗争,不言宿命。

遍寻三千世界,浮世聚散,穷尽碧落黄泉,地狱无间,无论你身在何方,我必然要追随于你。

酒吞,你虽言而无信,我必从一而终。

我绝不放过你。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角声满天秋色里,塞上燕脂凝夜紫。

半卷红旗临易水,霜重鼓寒声不起。报君黄金台上意,提携玉龙为君死。

天色尚早,露水裹挟的寒意还未在微煦的阳光中露出融却的迹象,闻讯前来看热闹的人群却早已在城门四周搓着手等待。

“听说了么?那个大江山的恶鬼,终于被源大人退治了!”

“就是那个掳掠女子的酒吞童子?似乎是池田家的大小姐也遭害了。”

“那些鬼怪倒是好生聪明,自己不露面,倒是四处蛊惑人心,烧杀**,从前抢走我女儿的那些个武士,不也是那个酒吞童子手下的妖怪变化的?只可怜我女儿啊…”

“阿嬷你别伤心,酒吞童子死了,以后不会再有这种事了!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妈妈,恶鬼死了,不抢我们的粮食了,我们以后会有东西吃吗?我想吃鱼籽寿司…”

“…会有的,恶鬼死了,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神乐四起,宫城的朱门洞开,少年将军身着明黄色菊纹直衣姿,手捧贴着符咒的红木匣,似乎是对周遭憧憬艳羡的目光不以为意,只顾打量着银鬃照夜白马披挂上坠着的流苏,反倒是显出了几分心不在焉的疲态。

“源大人…此番计划…”身后黑色狩衣的阴阳师低声道。

“允诺你们的事我做到了,现在我要我的报酬。”源赖光用腹语答道,如蛇般的嘶鸣中流露着丝丝笑意,“那个咒语,管用么?”

“自然是有用的。只不过纵然制服了他的身体…其实直接改变记忆不是更容易?也不用冒这么大的风险…”

“这可是你手下那位漂亮小姐说的,他的功力比起全盛时期大大衰减…已经少了很多乐趣了。”源赖光的语气就像平日里谈起茶道和雅乐般疏松随意,“如果连剩下的这点期待都落空的话,我好像…会有点生气的。”

“尊听悉便。”阴阳师也不再多言,只是浓重妆容下的双眼似有不一样的波澜。

行至祭坛下,源赖光翻身下马,单膝跪地,将匣子交付至司礼的阴阳官手中。

“大江山酒吞童子,平安京妖魔魁首,生性残暴,因念入魔,逞凶肆虐,草菅人命,其罪大恶极之处罄竹难书,吾皇仁慈宽厚,不忍万民受其荼毒,特遣派鄙人率大军将其剿灭,是以惠泽民生附录,保天下安泰康顺。”看着人们惊惶又敬畏的眼神,源赖光不由得暗叹道,一模一样的台词,还是当着鬼王的面说出来要有趣得多,“镇守将军源赖光,成功除魔斩鬼,退治大江山,承蒙皇恩浩荡,幸不辱使命。必将殚精竭虑,扬吾皇平安京之威严。”

呵,区区愚民,不过是些怪力乱神的言语便哄了个服帖,也只配做贵人门坐下的猪猡了。

神乐四起,可未等太鼓的韵律响彻一板三眼,天空中似是传来野兽的怒号,方才毕恭毕敬的人群教突然暴起的黑色鬼手撕开道道血色的裂口,在人们濒死的尖叫声中转神坛变成了地狱,黑焰肆虐,血流成河。

“不好。”黑晴明神色一沉,转向源赖光,却只看见他脸上疲色褪尽,挂着轻佻的笑意。

“看呐,他来了。”

评论(1)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