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29

家里出了点事,很久没更了抱歉

很久之前,茨木每个夏天都缠着酒吞去夏日祭,酒吞兴致缺缺,并没有太在意。现在想来,茨木大抵是与一般憎恶人类的妖鬼不同,对人类世界有很深的眷恋和亲近,像是永远的渴望着那个世界未曾给予过他的温情。他兴致勃勃对酒吞讲苹果上琥珀色弥漫着甜香的糖衣,拿着面具相互追赶的小孩,烛影摇曳的池水中一梭梭金红色的小鱼在纸网和笑声中仓皇逃窜,还有盛开在平安京夜空中绚烂壮丽的烟火…他从没有恨,也没有不甘,受过太多的恶意和伤害,哪怕一点点的美好都足以让他念念不忘。
只是茨木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像是置身于流动的盛宴之外,烟花过后弥漫着淡淡硫磺味的空气会让人觉得分外寂寞,在归家的人潮和欢声笑语中,孜然一身的孤独感突然浓烈起来。
他曾今觉得应该是酒吞。如果这个时候是酒吞在他身边…那就好了。
他曾今那么那么的想要和他去一次夏日祭。却不能想,不敢想,也就不再想了。与其一次次承受失望的折辱,不如渐渐的就学着不抱有期待。
直到最后摘下来你送的铃铛,忘掉了酿酒的方子,不再回头看,不再偷偷想念,也没有向往着一起的夏日祭了。这真的很难,比曾今用尽全力的珍惜还要难——失望是一天天积累的,离开是很漫长的决定。
“不必了。吾和天狗说好了。”茨木摇摇头,再次移开了视线,“不劳鬼王大人费心了。”
“吾…鬼王大人,你就放过吾吧。去过你自己的生活。真的。吾在不在都一样的。”
怎么会一样呢。
茨木以为自己不懂酒吞。他的心是天上的明月,装着他的美酒佳人,装着他无牵无挂的孤独,任凭他怎么用力,都无法在上面留下一丝浅淡的痕迹。而酒吞不明白,那明明是只写着茨木童子的一马平川,当他终于愿意褪去重重伪装阻隔将他袒露的时候,茨木却不愿意再向前走一步,再往那里看一眼。
“茨木。”酒吞的声音终于裂开了罅隙,流淌出滚烫的,再也压抑不住的凶狠和绝望,“你到底要我怎么样?非要我把这颗心掏出来给你看看,你才肯相信他是真的吗?”
“吾…”
“鬼王大人的真心好生廉价,十年如一日的对着鬼女痴情不改,如今又口口声声说是对自己曾今的鬼将才是情真意切?”大天狗冷笑着张开翅膀将茨木揽在身边,握住他颤抖的手,“你未免也有些太狂妄了吧。”
“大天狗你…”
“鬼王大人,告辞了。“茨木主动回握着大天狗,背过身去不再看酒吞,径直拉着他离开了。
如果连一个夏日祭都不让他开心的度过,茨木就更不会原谅自己了吧。
酒吞隐去妖气,默默的跟在两妖背后,一路上手都抚在心口,像是被挖走一块之后一抽抽的疼。原来这就是被放弃的感觉。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诸事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
而我曾为尹吹神子,目及定向,未及分秒瞬息之念,感得万象,不得婆娑利害之解。只因欲修通尽六道真见,断虚妄,绝腥性,望生妙理清彻心,终不至极乐圣境。
我本为鬼为魔,贪恋未了,嗔愚除不尽难夷灭,使悔常在,痴志不断,骄慢纵行,横生祸乱。更无所谓前世来生之余业。
我只要有你的今生今世,俯仰瞬息。
茨木,我不会失去你。你是我的,永远都是。
入夜的风声凉凉的吹拂在脸上,带着植物浓郁的腥香,又一阵热浪浮动,掩饰以沸腾的喧嚣和人气。夏末永远是年复一年中最热烈的时节,一切都在最后的疯狂中奔向盛大的死亡。平安京灯火灿然,人声鼎沸,色着华丽壮观的巨型山鉾组成游行的队列,顶端高竿上悬着的旌旗飘摇招展。鉾车的绒毯和雕塑装饰着神鸟异兽或者志怪传奇的人形,长刀鉾,函谷鉾,鶏鉾 月鉾,船鉾,绫伞鉾,四条伞鉾,菊水鉾,放下鉾,一辆接一辆川流不息,伴随着在喧闹的街市和熙攘的人海中游弋。八坂神社前穿着浴衣的男女老少带着虔诚的神情。又不免被气氛渲染在嘴角露出预约的弧度,更有些小孩子耐不住性子,巴巴的拉着长辈的袖子,眼睛黏在远处捞金鱼,套圈和投小球的摊子上。
心事重重如茨木一般,也着实是感到了些久违的轻松和无忧无虑。突然一只微凉的手搭在他的眉心,像是要拂去那里沉着的雾霭。茨木抬眼对上大天狗在夜幕中凛冽而掩藏着一丝温柔的蓝眸,清晰的看到里面倒影的自己。
“别想了。”大天狗淡淡的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今天开心的玩就好了。”
“狗子,谢谢。”茨木不觉向大天狗靠近了些,暗自愧疚自己送大天狗的浴衣在相较之下难免显得拙劣,却想要在衣料的摩擦中汲取一丝丝的安心。

评论(3)

热度(132)

  1. 共君陶然🌸夏天无 转载了此文字
    拿什么拯救你,因为樱花抄站狗茨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