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26

修罗场爱好者,怎么能让酒吞轻易抱走茨球咧(手动滑稽)

茨木呆呆的看着酒吞,不知道该作何反应。酒吞看他也不接铃铛,鬼爪静静的垂在身侧,脸上也没有什么波澜,恐惧和不安不受控制的侵占着他的知觉,他的声音开始颤抖:“茨木…茨木,怎么样?你倒是给本大爷说句话啊!”
“啊,鬼王大人,吾…”
“别叫我鬼王大人!”酒吞的怒火终于被点燃了,强硬的想要把铃铛塞进茨木手里,“叫我挚友,跟我回大江山去!”
“叫挚友,不太合适的。”茨木推开酒吞的手,吞吞吐吐道。对于酒吞的怒火他逆来顺受,倒是没觉得有什么畏惧,只是有些不知所措罢了,“吾还是不明白,鬼王大人,这是何意?“
前所未有的冷遇让酒吞的心一寸寸的冷了下去,冷得就像是茨木此刻给予他的,能够将血液,将动脉,将心脏,将全身一丝不拉都封冻起来的严寒,这不是他的茨木,他的茨木看着他的时候眼里就像有星光闪烁,他的茨木不会这样对他…
“茨木…本大爷…我是说。“
“我喜欢你。能够陪着我,填满我的寂寞的人,只有你,也只能是你,茨木童子。“
茨木还是不说话,半晌后他避开酒吞的眼睛,笑得有些勉强,“挚友这样说,吾很高兴…“
“你胡说!“酒吞怒吼道,恨不得一拳砸烂那张强颜欢笑的脸,告诉他那只是虚伪的强作镇定,而不是释然的坦荡。他要知道他还有几分真心,曾今毫无保留的牵挂在他身上的真心:”你…你没有高兴…笑得那么难看…为什么要露出那么为难的表情……“
“茨木,你不是…你不是,一直都,想要站在我身边吗…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
“本大爷给你,本大爷以后只对你好。“
“你回来吧。“
茨木有几分被触动的心悸,伴随着被触痛的逆鳞慢慢沉寂了下去,熟悉的痛感撕扯着他存在心底的,可耻又还未完全冰冷的柔情,让他所有的感情都在钝痛中渐渐麻木,渐渐什么都感觉不到了:“挚友,吾这么说吧,以前吾和萤草抢了一个章鱼烧面丸,就抢到了一个,吃到的时候还冷了,不知道是不是应季的梅子酱特别新鲜,还是海苔碎里加了脆脆的小芝麻,吾就觉得那个章鱼烧和吾吃过的都不一样,简直是平安京最特别最好吃的章鱼烧。对了就是街市口天天排着长队的那家,特别难买到,吾好几次下山都赶着回去没有吃上,请小妖怪帮忙带也都因为售罄没有买到。吾来晴明这边以后专门花了一早上去排队,还一次性买了好多,那时候吾特别高兴,从看着它在铁板上成型,煎黄,淋上酱汁和调料就跃跃欲试可是——可是吾真的尝到那个味道的时候,吾发现它不过如此。吾等了太久,期待了太久,它已经在吾的想象中超过了它本来的味道。吾那时候失望了,觉得它并不是那么好吃。剩下的丸子分给了寮里的小式神,吾问萤草怎么样,她说还可以,反正平安京的章鱼烧都差不多。“
“茨木,你别说了…”不知是这个奇怪故事的隐喻,还是茨木越来越冷静的语气,或者两者兼有之,都快要把酒吞逼疯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和本大爷回去,不要再说下去了!“
“章鱼烧都一样。吾等了很久,期待了很久,它本来就不是吾想要的那个味道。”茨木继续说到,“就像吾友说的喜欢…如果是吾理解的那样,吾也是喜欢吾友的…吾以为吾会很高兴,但事实上,“茨木的鬼爪在胸前比划了一下,”吾没办法骗自己。可能是等了太久,或者发生了太多的事——这里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酒吞僵直在原地,他注视着茨木,看到他的茨木脸上浮现出一个真正的笑容。
“而且鬼王大人也一样,汝会有这样的想法,或许也是…不过不可能,鬼王大人怎么会对吾有所期待呢?或许是有什么别的地方弄错了吧。“茨木自嘲般的摇摇头,从远处看到了萤草和大天狗的身影,“吾应该早点发现的,不过还好,现在发现也不晚。”
“茨木,我…”
“这个,鬼王大人还是留着给红叶…不,大江山的鬼后吧,吾受不起。”茨木将铃铛推回酒吞手中,“听说鬼王大人现在把大江山打理得很好,吾还是骄傲的,不愧是鬼王大人…吾也好得很,就不回去啦。”
“吾走了,鬼王大人保重。”
酒吞抓住茨木浴衣的袖摆,被茨木用力挣开,他没有追上去,只是看着他越走越远,他想叫他的名字,叫他回来,可喉咙像堵住了一样,只是徒劳的嚅嗫着嘴唇,却发不出声音。
茨木没有回头。“奇怪,明明没有感觉…为什么还是会哭呢。”他胡乱的抹掉脸上的泪水,踉踉跄跄的向前走去。
这一定是个悲伤的梦吧。我梦见他很爱我。

评论(11)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