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23

本来想码篇新年文,结果深陷期末无法自拔……
米娜桑新年快乐~
狗茨,晴博晴出没

Chapter7 东京
大天狗理了理桌案上的信件,动作很慢,又不可避免的从单衣内衬中掏出一个锦囊,拿出里面有些破旧的信纸,手指在泛着毛边的纸张上捏出细小的褶皱。
茨木迟迟没有下落。他最终寻到的线索是在荒川那里,荒川说茨木来过,然后往京都的方向去了,可是整个京都都寻不到他的妖气。
他想问问茨木写那样一封信又躲着他是怎么回事,那个不开窍的笨蛋,他想要的从不是什么可笑的臣服或者追随。
手边的茶盏里早已不是蒸腾的热气,再好的茶,也觉得冷涩而难以入口。大天狗低低的叹了口气,把信纸叠好放回锦囊中,又拿起一张素雅的信札思忖着。
来自源博雅的赏樱邀请。虽然没有往年的兴致,可是与大天狗而言辜负朋友的美意也是一桩罪恶的事。
正好,许久未见,与博雅聊聊未尝不是件好事。

“茨木大人!”萤草开心的向阴阳寮门口迎去,大妖怪肩上挂着包袱,手臂上弯着两个幼小的式神,没有穿以往沉重的盔甲,霜白的外袍配着缁色的表袴,半长的白发散散的扎在脑后,嘴里叼着串裹粉团子,含含糊糊的应着她。
“回来了。”晴明放下笔,抬头看着茨木,眼里都是温和的笑意。
茨木把委托的报酬交给晴明:“阿爸,下次麻生婆婆家的委托还是让吾去吧,她做的团子最好吃!”
晴明无奈的摇头,折扇轻敲着手心,自从这尊大江山的大佛住到寮里以后,预料中的麻烦没出现多少,倒是吃食上开支惊人。目光落在书案上零落的樱花瓣,笑道:“天皇那边的樱花祭你们不去也罢,倒是我与博雅约定好明日一同去清水寺赏樱,不知茨木大人可否赏个脸?”
“别那样叫吾。”茨木与其它式神一般称晴明阿爸,向来对尊卑关系没有什么概念。刚从团子的美味中回过神来,仰头看着笼在庭园上空的樱色,思绪不知不觉飘远了。
大江山山势险峻,樱花想必还未曾开得这般绚烂,只能去丹波山找樱花妖打劫,然后…
“茨木?”
心头骤然一痛,茨木慌忙从晦明的回忆中抽离,胡乱回答道:呃…那个小草你去吗?”
萤草看到茨木金色的眼睛望着自己,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脸上一阵发烫,假装把玩着手中的蒲公英错开视线:“去…去的,听说清水寺的樱花很漂亮…”
“那吾也去好了。”茨木兴冲冲的扬扬鬼爪,“再教训源博雅那个蠢货一顿!”
“不许叫博雅蠢货。”晴明正色道,“还有下手轻一点…”
源博雅那个蠢货,总是自不量力。晴明眯着狐狸眼,暗自腹诽。
“他那么不经打啊?那就让小草和他打好了。”
“欸欸我吗?好害怕…不过我会加油的!”萤草举起手里的蒲公英,实心的。
“你们…”

“谢谢你的酒。”博雅微醺,对着桌子一侧的招财猫絮叨道:“ 天上悬明月,清辉照万方,浮云随暂避,终不灭清光…”
“听上去,博雅有心事。”大天狗面色微微有些不善,开始反思自己是怎么和这个醉鬼成为挚交的。说起来,自己可能总是会与这种大脑回路构造简单的笨蛋产生莫名的交集。
“月亮就像有些人一样。”博雅给招财猫添了一盏酒:“你觉得他那么好看,那么…亮,好像永远笼罩着你,可是你真的伸出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什么都碰不到…”
一根大直肠的源博雅居然会有情感问题?可或许是博雅的语气太过于无奈和感伤,倒是让大天狗一时无言以对。半晌才道:“那是…谁?”
“怎么可能是安倍晴明那只狐狸!”博雅勃然大怒,“他总是超让人火大!对着谁都是那样的笑,我怎么猜得到他在想什么!”
“你和他说过吗?”
“欸大天狗你怎么知道我对晴明…算了算了你可千万别给我捅出去,我才没有很在意他!”
“而且…如果说出去了,他会讨厌我的吧…”
博雅说着说着趴在了桌案上,大天狗看着他,不着痕迹的轻叹一声,拍拍他的肩头。
“有的时候我真的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博雅的声音渐渐沉了下去,“我觉得我还不如他寮里的式神…你知道吗?他寮里最近新来了一个式神,对对就是大江山那个茨木童子,晴明可宝贝他了,那家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杀气腾腾的,晴明不记仇我还记着呢…不过他倒是还有点本事…”

“茨木你记着,如果博雅待会找你比试,你一定要,轻一点…”晴明有些头疼的用折扇顶着额头,想到博雅那个遇到强者就要上去比划两下的冲动性子,上次跟茨木打完了以后躺了那么久,估计这次肯定是要…
“吾上次就是轻轻的捏了他一下。”茨木不服气道,不过注意力已经被神乐篮子里的樱饼吸引了大半,“谁知道他那么不经打…”
“晴明!”树下的博雅向着晴明一行人招手,却见大天狗张开羽翼掀起一阵疾风,把呆住的茨木紧紧抱在怀里。
“大天狗你…”晴明一手挡住神乐的眼睛,一手拿起鹤乃子塞进博雅嘴里。“博雅你吃东西,不要说话,非礼勿视。”
真是一个赛一个的不省心。
“大天狗…”茨木嚅嗫了半天,却一个字也憋不出来。内疚混着奇怪的心思蔓延在心头,可是离开了那么长时间的怀抱依然是那么宽厚温暖,像是广袤的风,或者宽厚的海,让他无所掩饰和遁寻,却又情不自禁的在熟悉的气息中安心的沉沦。他最终只能垂下头,试图不去注视那双太过深邃的蓝色眼睛。“吾…吾不是故意的…”
“我没有怪你的意思。”大天狗忍不住在茨木的耳尖上轻啄了一下,伸出修长的手指抬起他的下颌,温柔的抚摸着他颊侧的木甲:“茨木…你还记得吗?我说过拥抱是见面的礼仪。”
茨木不好意思的笑着,独臂却主动环着大天狗,尽力给了他一个他想要的拥抱。

评论(11)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