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线香花火(下)

括弧部分引自樱花抄正文狗茨的回忆,狗子有过一次告白…也算是狗茨线的HE吧@小七有coffee上瘾症 

“挚友,你尝尝这个酒。”茨木小心的去拿杯盏,“吾觉得你会喜欢。”
“嗯,不错。”酒入口是苦涩的,苦得喉咙发疼,“没有你酿的好?”
大天狗开始习惯喝酒,习惯自称本大爷,习惯用嚣张的语气说话,唯一学不会的就是对茨木的冷淡疏离。他目睹过的茨木黯然的模样,所以他只想加倍的对他好,做酒吞没有做过的事。
“像你这样的妖怪,看着冷,可是一旦感受到哪怕一缕阳光,就再也忘不掉温暖的感觉了。”青行灯翘着腿,敲着烟杆笑话他,“你比谁都要固执,大天狗。”
“哦。”他冷淡的应着,心里已经不太在意了。
“欸?挚友不是从来不喝吾酿的酒吗?”茨木自知失言,慌忙搪塞道,“不过吾友要是想的话我可以去给挚友酿…”
“不要,本大爷是喜欢酒,但是再喜欢…也不值得你累。”大天狗抹掉茨木嘴角的饭粒,忍住了在那抹浅樱色上烙下一吻的悸动。他不愿意用酒吞的身份与茨木相爱。但是如果有一天茨木想要的话,他…或许连着所谓的底线也不能坚守了吧。“茨木,你只要记住一件事,对于本大爷来说,你是最重要的。”
残忍的真相,和虚妄的幸福,哪个要好些呢?哪个要更坏呢?哪一个他都不忍心让茨木去面对。他只是一个懦夫。有时候他甚至想要永远这样下去,茨木永远记不起酒吞,也永远不会爱上他,但至少他们能一起安然地流连四季,看遍春樱夏蝉,秋枫冬雪。
爱一个人,大概就是这样。什么都不能释怀,又什么都能够放下。很多时候,只要看到茨木明亮温和的笑颜,他都会想着,这样就够了。
“茨木,我们去看夏日祭吧。”
“好的…挚友。”
和茨木一起去夏日祭,像是上个夏天发生的事,又像是隔了漫长得看不到尽头的时光。大江山退治就发生在那场退治之后,茨木失去意识,冰冷的躺在他怀里的那段时间,刚刚从昏迷中醒来,什么也不说,只是躲在角落里用被子紧紧裹着自己的那段时间,虚弱得需要倚在他身上,咬着牙关一点点练习迈开脚步的那段时间,大天狗记不太清,也不愿意刻意去回想,人潮和灯火带着温度,在夏夜的风中扑面而来,他牵起茨木的手,十指相扣,紧紧握住。
与那时一样,山鉾游行依然喧嚣而华丽,八坂神社前依然是熙熙攘攘,迫切祈求神明庇佑的人们,大天狗想起他也曾经在那棵榕树上挂过福袋,与茨木一起。那时他头一次有了“心愿”,不能被实现的心愿,让妖怪也不禁寄望与不存在的神明。或者说,虚无的缘分。

【“我们也去求签吧。”
“什么时候妖怪还要去祈求神明的庇佑了?狗子你居然信这种东西?”
“那…去祈愿总算可以吧?”
“天狗没想到汝居然执著于这种奇怪的玩意儿。”
“吾爱茨木:迷兮复惘兮,吾心恋恋正如痴,徘徊何所从;迷兮复惘兮,吾志悯然却决然
法度无犹豫。”手持朱笔写下翻涌的,再也无法掩藏的炽热心意,大天狗认真系好福袋,与茨木的一道挂在树上,竟然多了前所未有的满足。薄薄的纸笺,脆弱的红色织物,就算湮灭在满树更加热切,更加贪婪的愿望中,却从未在他的心头熄灭。
在那个夏天,两个化成人形依然俊美无双的妖怪并肩而行,茨木伸头将大天狗手中的苹果糖要掉一大口,他替茨木擦掉嘴角晶莹的糖屑,茨木对他抱怨棉花糖难吃总有头发的味道,眼睛亮亮的就像能蹦出小星星来;大天狗悄悄操纵着风力套中符合审美的玩偶,被茨木狠狠的嫌弃了…茨木拿着纸网,水清清凉凉的,洋溢着摇曳的烛火,红色的小鱼穿梭在卵石间像是飞快的梭子。茨木化形的手显然不太灵便,又秉着一惯粗糙的神经毛手毛脚的动作,什么也老不上来,倒是水溅湿了衣服。他只是握着茨木骨节分明的手腕,耐心的把着他的手与他一块捞。茨木拎着装着三两条小金鱼的水袋冲他笑,纯粹的如同孩子一般。
“茨木你还真是…很喜欢人类的小把戏啊。”他望着他那样耀眼的笑容,简直移不开眼睛,恍惚觉得自己竟然有几分醉意。
“吾是很喜欢。”茨木把水袋中的小金鱼放进河里,小鱼绕着鬼手的手指游了几圈,拍拍尾巴消失在涟漪中。“人类是很弱小的东西…但是他们会做琥珀色的糖,会放烟花,会玩捞鱼的小游戏。有时候他们狡诈,凶残而且很贪婪,但是又很善于做些事情,温暖的事,让自己高兴起来,大天狗你别笑话吾。”茨木的声音低了下去,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吾不敢和挚友说…因为吾看他喝酒,或者听汝吹笛子,都觉得你们很孤独…当然你们比吾活久很多,但是…还有很多值得期待的事情不是吗,就算没有人类这么多花样,山里每年都会有新生的小妖怪,同样的方子酿的酒味道也不一样,今年开的樱花,颜色比去年的淡了一些…哪怕妖怪会活很久,也总是还有没有遇到过的人,没有经历过的事不是吗?”
“吾只是不明白…大天狗,你为什么那么孤独。”
“没有的,茨木。”他把茨木一把揽进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再也不要放手了。他是这样想的。】
我会孤独,会忘掉那些美好的事物,会厌恶漫长的生命,是因为在我认真活着的时候,我没有遇见你。
因为有你这样的人存在,我会开始庆幸自己还活着,很久很久的活下去。

“挚友…”茨木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思绪,不知不觉他竟然牵着茨木走到了河滨的山坡上,在这里,他曾与茨木一起看漫天的烟花,曾第一次向他坦白自己的心意,曾不顾一切的吻过他。
茨木看不见了,也不记得了。
他只是紧紧地牵着他,沉默地望着年岁中最绚丽的盛景。
“挚友…”茨木突然开口道,“线香花火…”
大天狗瞳孔骤然一缩,握着茨木的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线香花火…”茨木梦呓般喃喃道,火光照着他的脸,眸子里像是有光在慢慢汇聚。“好看。”

【“茨木。”大天狗突然变戏法般的点燃手中的线香花火,小小的火花在他的手中嘶鸣着,炸开绚丽的星星点点,像是闪烁着一颗从夜幕中摘下的,燃烧的星辰。
“狗子,”茨木呆呆的望着那团火花,温暖揪着他心脏的一角,那么酸涩,却又那么真实,到让他一时语无伦次起来,“真好看。”
“你等着,还有更好看的。”大天狗轻轻的揽住茨木,在他耳边低语道。
烟火大会开始了,夜幕和星月瞬间淹没在斑斓绚丽的流光中。五节玉,菊,牡丹,蜂舞,飞游星,叶落,锦冠争相辉映,有芳华盛放,彩蝶翩跹,有火树银花,霓虹弥漫,撑开了一整个夏日如梦如幻的繁华。炫目的金银光晕,拉扯开来婀娜的渐变色丝弦,零落的星星点点微光,亦或是消散后不着痕迹的青烟此消彼长,照亮河川上漂来的一盏盏烛火摇曳的纸灯。
“茨木,你觉得那个最好?”
“…汝手里的那个。”
大天狗笑了,又点了一个线香花火塞进茨木手里,茨木小心的捧着那团小小的花火,较之漫天的璀璨自然是微不足道,但却能真切的感受到它的温度和热量,此时此刻,能够牢牢地握在掌心中。
“茨木…你想知道,我的愿望是什么吗?”
“”欸?别说。“或许是气氛过于暧昧,茨木难得纤细的神经像是预感到了什么,脸颊和耳尖开始泛起不正常的热度,”“说出来就不灵了。”】
“挚友,其实有件事吾没和你说过…”茨木像是犹豫着,支支吾吾的开口道,“吾总觉得自己忘了一个人,他不爱说话,也不爱笑,但是他对吾很好…有一次他也带吾来看夏日祭…他和吾一起放线香花火,小小的,很快就熄灭了,但那是吾见过最美的花火。”
【“茨木,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大天狗的语气突然变得决绝起来,“我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
一时缄默。只有烟花绽放的噼啪声和彼此鼓点般的心跳。】
“吾那时候说,吾不知道什么是爱,但是吾其实…一直都记得他说过…”
【 “在乎你的在乎,无谓你的无谓。我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我们所有的一切。”大天狗一字一句的给出自己的答案,“你这么笨,就慢慢想吧…反正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我不急,我等你。”】
“吾现在也不太清楚,但是这里告诉我。”茨木指指自己的心脏,“吾…对他有着相同的愿望。吾不知道他是谁,他在哪里…”
“但是…吾想见他。”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茨木,这是你自己说的。”大天狗扣着茨木后脑柔软蓬松的白发,手指的唇瓣上细细摩挲着。他不知道原来他的心跳可以这么快,这么鲜明,一下一下狠狠地叩击着他的胸膛,像是要破开束缚,让茨木看到,满满的,全都是他。“你再也不能拒绝我了。”
大天狗吻住茨木的双唇,“我再说一遍,我爱你,我要和你在一起。”
不管过往有多沉重,不管未来有多黑暗。
我愿意做你手中小小的线香花火,竭尽全力,告诉你关于光亮,告诉你关于温暖,告诉你关于比一整个夏天还要明媚的笑容。
这一次。是我陪着你,美好地活下去。
-Fin-

评论(4)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