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线香花火(中)

这篇拖了好久非常抱歉@小七有coffee上瘾症 ,又在之前的内容上扩充了一些,延长到三更,明天发完
可以当作樱花抄狗茨线的结局之一,差不多是温情和救赎的想法,真的不虐(好吧一点点虐),暖暖的甜饼,绝对HE

“吾友…”茨木踉跄着走到玄关处,吸着鼻子的模样像是只饥饿的小狼狗,“好香啊…不愧是吾友,连人类的食物都能准备得如此精致!”只见浴衣像是胡乱挂在他身上,长时间不见光的缘故,袒露的大片胸膛显出几分病态的白皙,原本肌肉的线条有所软化,却依然勾勒出劲瘦的腰肢,深深浅浅的疤痕无损美感,倒是添了几分充满男子气概的别致韵味。
白狼天狗望着茨木, 面具下的脸腾的一红,视线不由自主的慌乱起来。
“你先下去。”大天狗愠怒道,拽过扑腾的茨木,拉上他的衣领,把腰间的丸带系紧,又屈下膝调整下摆的长度。最后他替茨木理了理领口,强忍住在露出的一小片锁骨上留下牙印的渴望。样式简洁的霜色浴衣,领口袖口滚着与丸带相配的蔚蓝和赤金镶边,愈发衬得怀中人白发如瀑,眉眼俊逸。大天狗感受到自己的呼吸逐渐粗重,在他耳畔由衷赞叹道:“很好看。”
“吾友的品味自然是极好的。”尽管看不见,茨木还是兴高采烈的赞扬道。
“闭嘴,吃东西。”大天狗在茨木口中塞了块玉子烧,茨木也就不说话了,乖巧的咀嚼着酥脆的蛋皮,露出被投喂后餍足的表情。大天狗夹起一块鱼肚肉,剔净刺后又递到茨木嘴边:“这个季节的鲥鱼最是肥美,你多吃些。“吾友你等等吾吃不下了…”茨木乖顺的接过那块鱼,单手捏着筷子,顺着热源去夹蛋羹,蛋羹被他搅糊了,筷头上才戳了个虾仁,“吾友你也吃。”他看不见大天狗,只好把筷子举在空中。大天狗心头一热,附身叼住虾仁,顺势拿走茨木手中的筷子:“你别折腾了,本大爷喂你。”“吾自己可以,不劳烦吾友动手…”“听话。”他伸手在柔软的大白毛上褥了几把,把茨木拉近怀里,“本大爷不是觉得你不行,你给本大爷添麻烦,就想喂你,这是命令,你得听我的,懂吗?”“吾…吾知道了。”茨木垂下头,脸颊上不知不觉泛起了温热的绯红。

大天狗知道这件事是他的错。一切来得这么快,他赶到的时候茨木的黑焰已经烧遍了京都。他看着他化身地狱的修罗恶鬼,矗立于尸山血海,手里抱着枯萎的头颅。他鎏金的眸子渗着血泪,疯狂地,悲伤地,一声又一声地哀嚎。
目睹了灾难的人们,都传言说是他们信仰的神明,天皇陛下的化身,在化为炼狱的京都上空驾驭着风暴降临,降伏了作恶的妖魔。而只有大天狗知道,他不过是隔着风声,业火,在巨大羽翼的掩映下颤抖着拥抱住他差一点就要失去的世界。他的正义和公允从此不复存在,他只是紧紧地抱着恶鬼残破的躯壳和魂灵,心中叫嚣着前所未有的残忍决绝。
“你就是爱宕山的大天狗吗?”少年模样的小鬼抬头望着他,明明是有几分气势的,在他居高临下的视野里却像个软糯的白团子,头顶支楞着两根的红色嫩角,没有丝毫的敬畏和惧意。
“嚣张的小鬼。”他将鲦笛收入袖中,心里有些波澜。但仍然冷言冷语道,“是又如何?”
“吾名茨木童子,请与吾一战!”鬼爪中翻着黑焰,有着不容小觑的妖力,发光的眼睛里只是纯粹的渴望和沸腾的战意,“打败了你,吾就是除了挚友以外最厉害的鬼了!”
有点意思。大天狗想着,在打斗中放了水。
“你认真一点啊!”茨木一边狼狈地应付着他的铁羽和疾风,一边不满地嚷着,“小心吾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他突然想要笑,还好及时控制着有多年面瘫经验的脸部肌肉群硬生生忍了下,然后认真地放起了水。
“吾承认你比吾厉害一点。”脸肿着,浑身破破烂烂的茨木与他并排坐在树上, “但是你打架没有吾友厉害,你的茶也不如吾友的酒好喝…反正你就是比不上吾友!”
“哦。”大天狗看着西斜的太阳,想着酒吞童子红色大丽花般的头发和常年暴露在外的胸肌腹肌,心中对茨木的品味狠狠地嗤了一声,开意识到自己没有把他直接吹出山头竟然听了这么久吞吹演说简直愚蠢至极。
“还有啊,你吹笛子也吹得很难听。”
“为什么。”这个就不能忍了。大天狗面若冰霜道。
“也不能说难听…”茨木轻快的晃荡着腿,像是认真的思考着什么,“就是,和吾友一个人喝酒的时候一样,感觉你们很孤独…”
“你…不孤独吗?”
“孤独啊,挚友说妖怪都这样…所以我来找你打架,和你说话…总得做点什么吧,这样就不会孤独了。”
夕阳的余晖照着茨木还有些青涩的脸。可他突然觉得他是那么好看,好看得让他移不开眼睛。
日长似岁,一眼万年。
如果没有了他,这样的世界还留着做什么呢。大天狗这样想着。他不想做这个世界的神明,背负着人类自私而贪婪的愿望,冷漠,孤独,高高在上,独守着神社的一豆火烛,为所谓的信仰而一点点磨灭真实的自己。他只想要他,蓬松的,散发着草木和阳光气息的蓬松白发,鎏金的眼眸,肆意爽朗的声音足以淹没爱宕山四时的林海风声。
他是妖怪,这个世界与他无关。他只想拯救他,做他一个人的神明。
可是他做不到。他给予了油尽灯枯的茨木一半妖力把他强留在世间,还是让他的一双眼睛和记忆随酒吞童子而去了,茨木只记得他有个挚友,这个挚友喜欢自称本大爷,喜欢喝酒,不太喜欢他,除此之外就是一片空白。

“人事已尽,勿思勿念。顺天而归,不复再见。”大天狗从茨木染血的里衣中掏出酒吞的手札,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忧惧,不仅是因为茨木现在的状况,而且酒吞直到最后一刻都保持着自己的骄傲,把所有的爱意掩藏在冷漠和淡然中,宁愿让秘密与自己一起消亡,也不愿给茨木留下更绝望而无谓的念想。他甚至愿意放下对于妖魔来说与生俱来的占有欲,只为了所爱之人在他不存在的世界上继续与他无关的幸福。大天狗是有些钦佩酒吞的,而忧惧莫过于是自己对茨木的心意,大抵是比不过这超越死生的深情了。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卑劣的偷窃者,但是他不能,也不想放开茨木。酒吞死了,再也回不来了,茨木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了。
更重要的是,他也是如此深爱着他。无论以什么样的方式,他都要陪着茨木幸福安稳的活下去。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