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线香花火(上)

来自@小七有coffee上瘾症 的百粉点梗文,与樱花抄正文有一点关系,cp狗茨,设定大江山退治后酒吞死亡,狗子捡回茨茨,有酒单向茨,微虐,结局HE方心食用

正文

线香花火(上)
“挚友…”
大天狗向来前面,于渐趋暑热的初夏之际,便是愈发清醒得早。自醒来已是与熟睡的怀中人好一阵温存,抚摸他莹白蓬松的发,拨弄他纤长的睫毛。他边是带着几分自虐意味的戏谑自己的情不自禁,边是穿戴整齐起身准备离开,又感觉到自己的袖口被轻轻拽住。
另一只掩藏在袖管里的手不觉攥紧,直到手心里像是握了温热粘腻的液体,疼痛方才将万千情绪生生压回心口。大天狗转过头,对上茨木迷蒙的,没有焦距的眼睛。明知他看不见,还是努力扯出笑容,回握住那只嶙峋的手,柔声道,“本大爷在的。”
晨光微醺,透过杏色窗纸印下黄桷兰的随影和暗香,也照着茨木的脸。他这样“望”着大天狗,金色的瞳孔中似有大雾弥漫,落在他身上的时候那雾似是淡了,还带着笑意。像是闻到了酒味,他小心翼翼的,想要不着痕迹的靠近他。“傻子。”大天狗终于是没有忍住,将茨木圈进怀里,撩起他额前的碎发在上面轻轻的吻了一下,满意的看到发丛中支楞的耳尖染上了诱人的醴色。
“挚友,吾想要自己穿衣服。”茨木坐在床沿上晃荡着腿,轻快又坚决的说。
“也好。”大天狗取浴衣的手顿了一下,“本大爷去准备朝食。”

大天狗打开拉门走出去,白狼天狗已经在玄关恭敬的候着了。
香具山光好,谁家晾素衣。夏风吹袖满,不必唤春归。
他念着从源博雅那里听来的俳句,抬头看着庭院上空。古树遒劲的枝条将晴空切割成不规则的几何块,繁茂的枝叶随风摇曳轻响,漾起层层碧色的波纹,与房檐上的岩手南部铁风铃清脆的叮咛声相互应和。那是他从茨木在大江山的旧宅中带回来的。退治让铁御座成为了废墟,让与他同为三大妖的酒吞童子成为了王座上无头的尸首。那次酒吞童子来见过他,倒了酒,罕见的没有喝。两人沉默的对坐,半晌酒吞才开口道,“本大爷对世间本也多无留恋…只是本大爷的鬼将,罗生门之鬼茨木童子,他生性好斗,又愚蠢又冲动,且拜托你,替本大爷照拂好他,不要让他做出什么蠢事来。”
“这次是谁?”他问。
“天道。”酒吞回答。
他点点头,“那…为什么是我?”
“大天狗,直到为什么本大爷和你不对盘吗?你不好酒,性格也磨磨唧唧的不痛快。”酒吞轻蔑地望着他,“喜欢这种事,嘴里不说,也会从眼睛里流出来的…”
“那你呢?”大天狗打断他的话,反问道,“你和红叶又是怎么回事?”
“我?看不出来大天狗你还真八卦。”酒吞嗤笑一声,“本大爷嫌弃他也罢,喜欢他也罢…事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况且…算了不说了不能太便宜你。”
“若是本大爷有轮回,再来寻你们罢。”酒吞自顾自道,“你可要记着,你若是对那个傻子不好,本大爷一定揍得你满地找牙,再把他抢回来。你若是对他好了,本大爷也要把他抢回来。”
大天狗想说,你大可来试试。话到嘴边又默默咽下了,只是端正地举起酒盏,“随时恭候。”
酒吞也举起酒盏,瓷器磕碰发出清脆的响声,清冽,涩意而炽热的液体涌入喉头,亦如鬼王之间千年来别扭而厚重的羁绊。
“大天狗,你真不像个妖怪。”
“你不也是吗?”
酒吞童子头一次没有反驳他的话。大天狗目送他离开,看他的红发张扬在脑后,他像是逐渐亮起来一样,发着火光,明亮澄澈,艳丽的红色。火焰翻腾起来,向荼蘼的花朵,一瓣瓣的绽放开来。
“日安,大天狗大人。”白狼天狗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思绪,他冷淡的点头道,“日安,辛苦了。”
好像过去了好些日子,夏天又到了。

评论(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