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无

cp观清奇,努力填坑

樱花抄06

这章的吞吞有点渣...但素...但素...(弱弱的说一句我是吞妈我可爱他了……)
反正这个文充满了刀后妈无所畏惧……


正文
距离酒吞和大天狗的打斗不过数日,京郊黑夜山下便又长满了大片的红枫,树木植在新鲜血肉铺成的腐殖中,卯足了力气生长,枝干和叶脉中仿佛涌动着粘稠的液体,树叶更是妖气缭绕,鲜红欲滴,
“鬼王大人,听闻京中池田纳言家的小姐美色无双,若是能让妾身吃了的话…“女子身着与唐枫同色的华贵十二单,满头金翘珠翠,愈发美艳不可方物。芊芊玉手捧着酒吞最爱的
和阗羊脂玉酒觞,盛上少女骨肉酿成的血酒,优雅的啜了一小口,带着调笑的神情抵至酒吞唇边。
“再美又怎能及你半分。“酒吞会意的就着红叶留下唇印的杯沿将血酒一饮而尽,纵使不喜,但佳人当前,劣质的酒酿便也能生出些不一样的滋味。“你若想吃,我掳来与你便是。”
红叶就势倚在鬼王的怀中,与鬼王十指相扣,笑意盈盈道:“那妾身就先行谢过鬼王大人。”
“你是大江山未来的鬼后,又怎需对我言谢。”隐隐听到细碎的铃铛声,酒吞不着痕迹的一笑,伸手揽过红叶柔若无骨的腰肢,相拥相吻,唇舌交错发出暧昧的声响。
茨木的眉心还冒着细汗,茫然的看着眼前浓情蜜意的一对璧人,胸口涨得满满的。心弦不堪重负,一根接一根,在刺耳的断裂声中崩离解析。
带着满肚子话奔波了一路,突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连一声挚友都叫不出来。

挚友有过很多女人,有时候自己还会替他去寻美艳的女子,于他这些都没什么…
可是十年过去了,挚友的眼睛却不曾从那个鬼女身上移开半分。
挚友说,这叫做爱。
爱什么的,大天狗也会说,可吾还是不太明白。
吾只知道,那个鬼女,是不一样的。吾渴求的东西,她轻而易举的就能够得到了。
渴求能与挚友并肩而立,渴求能与挚友相伴相随。
“只有酒与月亮能够填满本大爷的孤独。而不是你,茨木童子。”

“茨木,可否为荒川之主的婚事而来?”酒吞倒是一反常态主动招呼茨木,带着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意气风发和炫耀的意味,眼神却是有意的黏着在鬼女身上,伸手撩拨着她乌黑的秀发“你尽管挑些稀罕的物什送去,过不了多久本大爷便能讨回来了。”
“你来的倒是正好,红叶答应随我回大江山,在这之前,你且去置一方宫殿,要如京郊此般植遍红枫。”
“本大爷与红叶的成婚大典,你也一并担待着吧。”
红叶露出羞赧之意,用袖子掩着面部,不好意思的笑道:“那就多多劳烦茨木大人了。”
茨木呆呆的忤着,不知该如何应下。
那鬼女…答应挚友的追求了…
婚礼他是知道的,知道礼成的两个人,便是要相伴着度过一生一世。
原来挚友身边唯一的位置,不会属于他了吗?
是的吧,是输给她了吧。
对大江山虎视眈眈的千乘万骑已于他脑海中消弭无形,有的只是他陪伴酒吞度过的无数个日日夜夜, 只是属于自己的身形,都替换成了那个艳丽的鬼女,她亲昵的唤他,跟随着他,替他斟酒,笑意盈盈的凝望着他…每一块碎片都蒙上水色,扎在他心头,也落在他眼里。
“挚友…为什么…”白发妖怪面色狰狞,厉声质问道,就像是最心爱的玩具被抢走的孩子,“一个引诱你堕落的弱小女鬼难道就能填满你的寂寞吗?为什么吾就不能?为什么?”
为什么不是我。
明明已经很努力的,去变得更强大…连断掉的手臂…都能够从地狱里找回来…
可会温柔的落在身上的目光,却找不回来。
“呵,”酒吞嗤笑道,“茨木童子,谁给你的胆子?竟然还想跟本大爷的挚爱相提并论…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自己了?“
“那样的女鬼,怎么可能配得上你…怎么有资格能够站在你身边…吾知道了…一定是那个鬼女…一定是她迷惑了挚友…“茨木的黑眸上生生染上了血丝,灼热的黑烟从周身燃起,”那吾杀了她便是!“
“地狱鬼手!“
酒吞拦腰抱起惊叫的红叶,腾空而起,在鬼手闭合的刹那完美的冲出桎梏。
茨木终于看到渴慕已久的,曾经莅临鬼族巅峰的酒吞,冷静的头脑拥有对于时机最精准的判断和把握,矫健的身体里每一寸血肉都涌动着强劲的蓄力和妖气,狂气在冲出鬼手的同时瞬间叠满,颤抖的空气化作呼啸的狂风,鬼葫芦没有理会狰狞的鬼手,对着茨木张开淌血的獠牙,五团翻涌的瘴气扑面而来。
看到酒吞的红发在空中张扬,嘴角挂着嘲讽的笑容。而在瞬发的战斗中,他甚至顾及到了招出地藏盾,护住怀中娇弱的鬼女。
完美无缺的战斗。
看着鬼女周身银亮的光晕漾起微波,茨木突然就什么都不想了。
原来…挚友还是会与吾一战的。他…随时都能够成为最强。
为了一个,所谓的,爱人。
腥浓滚烫的瘴气毫不留情的砸在他身上,撕破他的战甲和皮肤,烧灼着他的胸口,渐渐蔓延到心脏。
刻骨铭心。
“茨木童子,你这是要忤逆本大爷吗?“
你以为自己是谁。
“不敢。“茨木半跪在地上,低低地垂着头。半身的皮肉嘶嘶冒着烟气,而他已经全然感受不到了。
他应该知道自己是谁。
大江山的鬼将,鬼王的走狗,为满足鬼王的一切意愿而存在。
鬼王可以救他,抚育他,培养他,将他托上尊位,亦可转瞬之间将他翻手打下。
几百年的脆弱羁绊算得了什么。他的鬼王,只有他单方面认为的挚友,从来都是那么随性。
“若有再犯,莫怪本大爷取你性命。”
“不听话的狗,本大爷不需要。”
“…属下明白了。是属下逾越,还请王上责罚。”
你的意志我无权干涉,你的决定我无法质疑。只要去做就好了。只要你想的,都去做好了。
你的爱情和执念,亦与我无关。
无论怎样用力,都没法在你的世界里留下哪怕一点点痕迹。
百年心心念念别无二致的陪伴追随,终究是不及转瞬即逝的惊鸿一瞥。
没关系的。
鬼王酒吞,就是茨木童子的全世界。永远都是。
“今日就罢了,唯恐惊扰红叶。但若本大爷交付的事没有办妥,今日之事就不算完。”
“得令。”茨木镇静的开口道,疼痛和意识都渐渐回溯到脑海中,犹豫了一阵,还是接道:“还有一事,人类纠集了军队要围剿大江山,吾…属下恐怕…”
很奇怪,方才升腾的怒火,在看到狼狈倒地的茨木时,突然就消隐无踪了,就连要为对红叶动手责罚于他,竟然都…于心不忍。
笨蛋…为什么不躲开…
我是不是,把他伤得太重了…
酒吞讶异于这些莫名其妙的情绪,甚至于忘了还处在惊吓中的红叶,只顾用更刻薄的话语掩饰自己的慌乱动摇,“你若是连区区几个人类都搞不定,就不要再来见本大爷了…”
“可是挚…王上,这次…”
“滚。”酒吞的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芒,“本大爷不想看到你。立刻,滚。”
“吾…属下知道了。”茨木用鬼爪捂着溃烂的胸膛,笨拙的行了一个礼。
有那么一会,想把心脏掏出来给挚友看看,让他看到里面满满当当装着的,全都是他。
“王上…”红叶柔柔的唤着酒吞。
鬼王置若罔闻,只是看着茨木一瘸一拐的离开。
他突然觉得,像是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已经失去了。

评论(9)

热度(152)